您当前的位置:联合越野 >> i 远方 >> 人物记 >> 正文

联合越野人物专访:披荆斩棘尚武魂 四驱羔羊驾驭智勇人生(三)

www.chnsuv.com

联合越野

微博 微博

日期:2019年03月28日

 

 

前两个篇章,联合越野追溯了四驱羔羊谓之“人车合一”的汽车运动生涯,从李智“越野修行 品味人生”的洒脱态度中一览“越野人”的公益使命与自驾云游的畅然情怀。且知,李智对我国汽车产业的贡献还不止拿到一枚蘸满勇敢与求索精神的奖牌那么简单……

中国首台‘’双能源‘’LPG乘用车籍李智之手而生

2019年全国两会,汽车产业代表如李书福、尹同跃、王凤英都对石油替代能源发表了提案。李书福从2009年至2019年连续十年提案甲醇燃料作为新能源,但甲醇本身有一定的毒性,目前仅在某些省份试运营;尹同跃与王凤英提案的氢燃料电池掀起舆论热潮,但离商业化运营尚待时日;当下,跑在华夏大地上的出租车有不少采用了LPG或CNG燃气作为能源,车用加气站在地方上也随处可见,四驱羔羊李智正是这种新能源车型的创新者之一。

 

 

 

在那个空气中弥漫着蓬勃朝气的1988年,汽车对家庭而言极为高大上!恰逢李智在单位管理汽车,近水楼台,自然就和司机队长学会了开车。拿本后,朋友借给他一辆特别破的北京吉普212开,先练着吧……

直到1997年,一辆北京汽车制造厂出品的BJ2020才成为他最信任的拍档。在这之前,李智曾被公派出国去日本仙台,学习燃气发电、燃气空调、LPG车辆改装及安全法规,这也为我国第一辆新能源乘用车的诞生写下伏笔。

 

 

 

早已发展得如日中天的日本汽车产业让李智大开眼界。在他的居所附近,竟然有很多家销售越野车的4S店。耳濡目染中,李智晓得——这些大家伙和自己开的老212属于同类,只不过性能优越得多。财力有限的李智在回国后就拿下了一台BJ2020,不久,李智与丹麦及美国专家协力将这台BJ2020 改成双燃料车型。这台车既可以烧汽油,也可以将LPG液化石油伴生气作为燃料。即便在当下,跑在华夏大地上的出租车,后备箱里藏着个液化气罐的也不在少数,另有主机厂生产了CNG液化天然气车型,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之一李智,首当其冲参与其中。

在当时,李智负责进口了400台化油器改装件,尝试改装双燃料车型,首先即通过自家BJ2020进行试验。这台改装车尾气达标,甚至都没有出现过故障。“我在日本学的就是燃气改装和安全法规,那会儿还没人这么玩,我这台出来就想做个样板。”

 

 

 

地方上开液化石油气车辆跑出租的司机或许总会觉得车开起来感觉不佳。他们可能并不晓得,因为燃气车改装法规在各地的缺失,经销商在燃气设备整备安装时,会砍掉一些他们认为不重要的零件,从而降低价格竞争,这样一来,那些低价改装的燃气车只能够满足“能开”这个需求。

放眼全球,LPG燃气车型已经作为日本重要的公务用车,甚至连英国王室——伊丽莎白女王的专属车队都拥有安全性能优秀的LPG车。国外开发的LPG公务用燃气车制造标准非常高,储液罐的厚度比家用气罐厚,安全系数大的多,在压力容器上的设计要求是只能够开一个孔,减少泄露点。LPG液化石油气的燃点很高,所以不像汽油那样易燃。李智打造的这台双燃料车,做到了在一个表里显示压力、液位及传感多数据,并且,针对BJ2020这台越野车的特殊用途,设计要求是——当车子位于45度倾斜面几秒钟后,限位阀即起作用,切断燃料输出。也就是说,在比赛时,如果车子四脚朝天翻车,那么燃料供应马上会切断。此外,日本LPG加气站在加注枪上安装有限流阀,当外力破坏,管子被扯断时,限流阀直接锁定。这种“安全限流装置”也应用于LPG燃气车改装,安全性当可无忧。在那个草莽的年代,追逐多卖多拿效益的地方经销商,在进口设备时,把这些造价不菲,但却非常重要的安全装置给取消了。

 

 

LPG液化石油伴生气的热值比汽油还要高!汽油含有7个碳原子,而含有丙烷丁烷的LPG是碳3碳4。因为燃点高于汽油,所以直接沿用汽油车的点火装置显然是不合适的。李智与外国工程师在改车时设计了两套点火装置,而坊间常见的燃气车只是用一个切换器切换能源,无论烧油还是烧气都不在最佳状态。可想而知,尾气检测也无法合格。李智这台BJ2020用两套独立点火系统外加能源切换,就连加的机油都是燃气车专用机油,不但跑起来驾驶感没问题,燃油排放也达标。

 

 

 

LPG液化石油伴生气优点很多,不但节约费用,作为车用能源,绝对不会出现燃油车常见的开锅现象,户外发烧友甚至可以通过快速接头取气做饭。与当时只能跑在厂区里的,由铅酸电池供能的电瓶车不同,这台LPG液化石油伴生气车型甚至在沙漠里举行的“美孚一号”挑战赛中拿了第三名,这显然不是一台只能凑合开的车子。

国际奥委会在考核日本、韩国的奥运后勤保障之时,双燃料车占公务用车的比例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评分指标。上世纪末的中国,汽油车保有量非常低,汽油价格也非常廉价,因此,LPG与后来的CNG车型都没有获得发展机遇。

不论是李书福提案的煤制甲醇,还是尹同跃、王凤英提案的甲醇再制氢气作为机动车燃料,都要比司空见惯的LPG液化石油伴生气多一个生产环节。一个很显著的事实是——LPG车型在全球应用最为广泛,碳排放是燃油车的10%,碳氢化合物排放比燃油车减少70%以上,氮氧化合物排放减少35%以上。LPG出租车不但在地方上早已开花结果,丰田甚至为东京车展推出了JPN Taxi概念车的生产版本,使用液化石油气(LPG)和电动传动系统混动,它的定位是服务于2020年在东京举办的奥运会!

 

 

时光的脚步走到了2019年,尽管优点十分突出的LPG与CNG能源在我国并没有获得更大范围地推广,但四驱羔羊李智这位燃气系统专家对机动车大胆进行的双能源改造已经载入中国汽车产业史册。历史走向绝非个人可以左右,但在这件事中充盈的,那富含执着与坦诚的工匠精神是中国汽车工业文化中最宝贵的财富!

 

 

来源:联合越野

类型:原创

作者:张渤洋

责任编辑:蔺小七

关键词:

相关文章

24小时热点推荐:

关注车系的还关注
用户达人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汽车图片| 联合博| 法律声明
安全

SUV报价及图片,百度“联合越野”更方便

Powered by 联合越野,All Right Reserved . 京ICP备10216600号-1